<address id="hplvd"><nobr id="hplvd"><menuitem id="hplvd"></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hplvd"><nobr id="hplvd"><meter id="hplvd"></meter></nobr></form>
          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周耀勇
                忘不了的老領導——優秀民族干部阿日功
                我1974年11月在伊圖里河林業局高中畢業后,被分配到伊東林場知青隊工作,次年接了父親的班,去了林場小工隊。1976年,我先是被林業局武裝部借調,隨后就進入了林業局團委。當時的我還不滿20周歲,可能是因為我在伊東林場期間辦過油印的《生產快報》,在武裝部(民兵指揮部)期間辦過油印的《民兵簡報》,會刻鋼板,字寫得還湊合,有那么一點兒文字功底,才有幸進入林業局機關大門。從1976年到1978年,我就像一個小學徒,一邊學習一邊見習。1978年8月初,林管局團委聯合林海日報社在得耳布爾林業局舉辦了一期通訊員學習班,我有幸進入學習班學習。我在學習班里負責會議記錄工作,正是這次機會,讓我進入了林管局團委領導的視線。
                1978年12月份的某一天,毫無思想準備的我突然被告知,要被林管局團委借調當干事,和我同時借調的還有建工局的兩位青年干部。接下來的兩年里,我在領導和師兄師姐的關懷和幫助下,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記得1979年,我和阿日功書記到包頭參觀學習,包頭當地的團委領導來賓館看望阿書記,客人茶杯里的水還剩下很多時,我就急著給續水,結果杯子里的茶水差點兒溢了出來。等客人走后,阿書記和顏悅色對我說:以后要等客人杯里水快喝完時再給續水……
                1981年4月,我因工作變動,離開了團委,離開了敬愛的阿書記。
                1992年3月28日,阿書記因肺心病在牙克石逝世,享年56歲。我記得很清楚,我是在他逝世前的那個晚上去的醫院,多年飽受疾病折磨的他,此時呼吸已經十分困難,說話也十分費力。坐了一會兒,擔心影響他休息,我起身告辭,這時,他挺了一下腰身,用了很大氣力對我說:“人這一生,身體健康太重要了,一定要保重身體啊!” 二十多年過去了,阿日功這個名字,不知道還能被多少人想起,但我堅信70年代和80年代林區的團干部肯定會永遠記得他。
                忘不了的“老伙計”——《林區青年報》
                年輕的時候,我似乎和辦報有很深的緣分。1975年我被分配到伊東林場雙岔溝小工隊做人力集材工。去工段報到后,段長看到我一幅弱不禁風的樣子,便安排我暫時鉆地窖撿土豆。幾天后,當我手拿大斧,準備搭乘運材車去工段正式上班時,林場管勞力的干部攔住了我:“別上山了,林場要辦《生產快報》,你是高中畢業,就由你來負責吧!”從那時候起,我便成了大家眼中的“報人”。
                我們林場的這張《生產快報》是油印的,八開紙。雖然我干不了人力集材,但拿鐵筆在鋼板上刻蠟紙,還不覺費力。一時間,《生產快報》辦得小有名氣。正是憑著這點名氣,幾個月后林業局武裝部(民兵指揮部)看中了我,把我調去辦《民兵簡報》。這張小報仍是油印,但是是在全局范圍內發行,對報紙的質量要求勢必要比林場高得多,所以報頭、版面設計還有內容形式等方面都講究多了。經過這段時間的磨練,我的辦報經驗也豐富多了。
                1984年5月初,我這個贗品“報人”迎來了一次“大考”,林管局團委決定辦《林區青年報》,面向全林區團組織和青少年發行。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在報社領導和編輯人員的指導幫助下,這張報紙于5月15日創刊。小報為四開四版,相當于《林海日報》的一半。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頭版屬于要聞,內容以上級精神安排重要活動為主;二版屬于團內生活版塊,內容以各局廠團委工作動態和基層團組織活動、團內青年先進事跡報道為主;三版屬于學校工作和少先隊活動版面,主要內容是林區中小學團的工作和少先隊工作動態;四版是文藝副刊,主要發表團干部和青少年創作的文學藝術作品。此外,報縫也給利用上了,主要刊載一些百科常識。
                報紙創刊后,我就將它大包大攬了。我身兼數職,既負責采寫團內新聞,報道本級團委工作,又負責編輯各地團組織通訊員的來稿。為了使版面內容豐富多彩,版面布局美觀大方,標題的制作、圖片的剪裁、隔線的安排、插圖的設計等方面都要做到盡善盡美。
                現在總結一下當年辦報的三點收獲:一、全景式記錄了那個年代林區共青團組織和少先隊的出色工作。打開每一張報紙,都是一幅生動鮮活的閃耀著青春光芒的歷史畫面。二、鍛煉了基層通訊員的文筆,提高了他們的新聞采寫能力,也為大多數攝影、書法、繪畫和文學愛好者搭建了展示個人才華的平臺。三、就是給我留下了美好的記憶——我曾經辦過報,也曾是一位優秀的辦報人。

          上一篇:中國古代司法并非一味以刑殺為威,孔子就有無訟主張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