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plvd"><nobr id="hplvd"><menuitem id="hplvd"></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hplvd"><nobr id="hplvd"><meter id="hplvd"></meter></nobr></form>
          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娜仁其木格
              一個民族的文化記憶彰顯了其民族文化內涵,在“文化越來越成為民族凝聚力和創造力的重要源泉”的當下,我們有必要進一步挖掘并記錄人們記憶中的傳統文化。本文以霍日里村為研究對象,在田野作業和文獻資料的基礎上,概括總結出達斡爾族移民村的文化變遷及文化記憶。
              一、霍日里村的文化變遷
              霍日里村是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騰克鎮的行政村,在上世紀50年代對原前霍日里村開展過經濟、文化、教育等方面的社會歷史調查,霍日里村與上世紀50年代相比發生了變化,在此做簡要分析。
              霍日里村文化變化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村落名稱發生了變化。前霍日里村的舊村貌已經蕩然無存,成為人們記憶中的村落,在2001年撤鄉建鎮時把四個霍日里自然村合并為兩個行政村,前、后霍日里村合并后稱之為霍日里村;中、東霍日里村合并后稱之為騰克村。2004年修建尼爾基水庫時,這兩個村都搬遷到騰克鎮鎮政府所在地,隔街相望。原前霍日里村是一個自然村,后與后霍日里村合并成一個行政村,又因水庫移民而成為移民村。二是傳統多種經營方式發生了變化。在上世紀50年代,除了農業還有牧業、獵業等多種經營方式并存,如今主要以農業為主,大部分農民以種植大豆為主要經濟來源,部分沒有耕地的農民一方面靠低保,另一方面靠打工維持生活,從2010年開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去外地打工。三是農作物發生了變化。上世紀50年代,霍日里村種植蘇子、燕麥、蕎麥等植物,如今主要種植以豆類為主的經濟作物。四是基礎設施得到了改善。有了自來水和電,柏油路、有線電視、網絡等基礎設施基本完善,文化廣場、圖書室、文化活動中心等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也已建立。五是家庭結構發生了變化。上世紀50年代聯合家庭、主干家庭占多數。而如今聯合家庭已消失,主干家庭也在逐年減少,霍日里村現在的家庭類型以核心家庭為主,其次是主干家庭、單親家庭。六是風俗習慣發生了變化。現在吃手把肉、奶食品、山丁子餅、蘇子餅等傳統飲食的家庭越來越少。傳統民居已經消失,移民后統一建造了磚瓦房,屋子里不再壘砌傳統的三面炕,每個房間都安裝了暖氣,鋪上了瓷磚,屋內各類家電齊全。婚姻觀念、婚姻締結途徑、結婚服飾、結婚儀式、婚禮場所、婚禮飲食、接親交通工具等也都發生了變化。
              二、霍日里村的文化記憶
              文化記憶是個人對歷史文化的記憶,也可理解為記憶中的文化。霍日里村的村落來源記憶是靠長輩傳授獲得,傳統房屋的記憶是從現實生活中獲得。
              (一)村落來源記憶
              傳統的達斡爾族社會中,是以同一“哈拉”(父系氏族)的人們建村聚居的。但是近七八十年來,達斡爾族固有的同一村落中同一“哈拉”聚居的狀況已經發生了變化,村落中有不同“哈拉”的人們居住,不再有單一“哈拉”和家族的村落。傳統上達斡爾族一個村落是一個“莫昆”建立,可以理解為同一個祖先的后代。
              霍日里是達斡爾語,意為煙囪,達斡爾族村落多以山河命名。霍日里村的名稱來歷也不例外,由于村落前面有個像達斡爾族傳統房屋大煙囪一樣的山石,所以該村落命名為霍日里村。據《達斡爾族百科詞典》記載,“布特哈鄂嫩哈拉第三代的七兄弟之一,吳克科于清朝初年最早建立的屯落位于嫩江上游支流霍日里河河口處。因屯西有座煙囪形的大石聳立,達斡爾語稱為‘霍日里綽羅’(煙囪石),屯名由此而來。全屯分為前、后、中、東四屯,相距各約幾百米至一公里”。據《達斡爾族社會歷史調查》記載,前霍日里屯位于嫩江中游右岸,屬半山區,原由鄂嫩哈拉人聚居,后其他哈拉人遷入,形成了幾個哈拉人雜居的屯落。
              據文獻資料和達斡爾族老人們的講述,霍日里村是鄂姓建屯,后因兄弟們各自成家,人口增多,便分成前、后、中、東四個霍日里村。從地理位置上看,前霍日里村在后霍日里村的東南方向,前、后霍日里村不是因建立年代的先后而得名,而是由地理位置得名,前霍日里村建立要晚于后霍日里村。尼爾基水庫移民時,在霍日里村前面山上像煙囪一樣的山石被水庫淹沒,后來,騰克鎮政府在騰克鎮廣場上復原了“霍日里綽羅”(煙囪石),把廣場稱之為“霍日里綽羅”廣場,它喚醒了人們對歷史文化的記憶,形成了達斡爾民族文化認同的重要標志。
              (二)傳統房屋記憶
              達斡爾族傳統住房一般都坐北朝南,多以松木或樺木棟梁為房架,土坯或土垡為墻,里外抹幾道黃泥,頂苫房草,二間、三間、五間不等。居室的南、北、西三面或南、東、北三面建有相連的三面大炕。房屋結構展現了一個民族的建筑文化,更是表現了豐富的民族文化內涵。據一位達斡爾族老人回憶,1979年他結婚時新建了房子,上房梁時要在梁上掛雙數銅錢,如沒有銅錢,就把硬幣從中間穿個洞連起來,把筷子弄成十字形,把串好的錢拴在筷子上,寓意錢多。錢串子的下面再掛上一個放五谷的紅色包,寓意五谷豐登。室內還壘了三面炕。現在大多達斡爾族人家都修建了磚瓦結構的房子,室內大多只有北炕,與傳統房屋相比發生了巨大變化。老人搬到移民村已有13年,住著磚瓦結構的房子依舊念念不忘達斡爾族傳統的土坯大煙囪房子,只因在老房子居住了多年,對老房子產生了深厚的感情,這份戀戀不舍之情轉化成了他們永恒的文化記憶。“我們的老房子被水庫淹沒了,做夢都想再住回老房子!”一位達斡爾族老人道出了對傳統文化的不舍。土坯房是達斡爾族文化的重要標志,懷念老房子體現了對民族文化的眷戀,這是守好精神家園的重要支撐點。
              三、傳承文化記憶
              現代化的進程、經濟社會的發展,與外來文化的交融必將帶來達斡爾民族文化的變遷。被遺忘的達斡爾族傳統文化在挖掘、整理、保護中得到了很好的傳承,傳承傳統文化的體系也在不斷完善,人們對傳承傳統文化的認知有所提高。保護、傳承傳統文化的意識越來越強。挖掘記憶中的文化有助于更好地傳承傳統文化,一方面,注重家庭生活中傳授記憶中的文化。達斡爾族是有語言沒有文字的民族,多年來,達斡爾族傳統文化的傳承是依靠口傳身授的形式相傳至今。文化根植于現實生活,家庭生活是獲得傳統文化的主要場所,家庭在傳承傳統文化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需加強自覺傳承文化的意識。在國家重視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環境下,人們更加重視對文化的保護與傳承工作。霍日里村的生活環境發生了變化,但是他們對加強保護傳統文化的意識與自覺傳承文化的意識逐漸增強。其三,進一步增強記錄文化記憶。當地政府應采取訪談、錄音、拍攝等多種形式,挖掘人們記憶中的文化,把記憶中的文化轉換為文字、紀錄片。科研部門也應積極參與挖掘村落文化記憶工作,這必將推動傳承與弘揚達斡爾族傳統文化的進程。
                 作者簡介:娜仁其木格(1976-),女,蒙古族,碩士研究生,內蒙古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員。研究方向:民族學。

          上一篇:古代孩子的小學生涯 八歲入學讀不好會挨揍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