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plvd"><nobr id="hplvd"><menuitem id="hplvd"></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hplvd"><nobr id="hplvd"><meter id="hplvd"></meter></nobr></form>
          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清朝的最后一位皇帝愛新覺羅·溥儀,提起他就會想到“清廢帝”、“末代皇帝”、“遜帝”等稱號。貌似在人們眼中,他不僅是個傀儡皇帝還是個勾結他國的賣國皇帝。他是中國的最后一位帝王,清政府的推翻,也標志著封建王權時代的終結。《我的前半生》這本書按照時間順序來講述溥儀的前四十年的經歷,從家庭、生活、教育、所做的決定等方面,把這位末代皇帝的前半生回憶錄呈現出來。
            在本書中,了解溥儀的無奈與悲哀、喜悅與放縱,感受這位清帝的反省與悔悟,以及為適應這個新世界所做出的改變。一個舊時代的推翻,勢必迎來一個新時期的浪潮。溥儀身為封建王權時代的象征,卻不得不承認這個新中國的美好。這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復雜的情緒,守護祖業、自我懷疑、迷惘掙扎、失去自由、反省懺悔、重獲新生……降于帝王之家,卻生不逢時,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有緣無份”吧。
            提起自己的前半生,溥儀竟用“恥辱和罪惡”來形容這整整四十年。我為此感到詫異,他竟絲毫不覺得當皇帝是一件有優越感的事,反而認為皇帝這個身份給他帶來的只有痛苦和屈辱。身為帝王,舍棄自由與自己的生活,沒有愛好與思想,更多的是無奈與禁錮。“帝王”這兩個字,就像是他身上的一道無法掙脫的枷鎖,把他牢牢地困住。
            曾經的他也活在理想狀態中,試圖用自己的力量與知識來復辟清朝,可亂世之下的他有復祖業之心,卻無維帝制之力。三次登基、三次退位,在尊嚴與自信心被一次次的踐踏,理想狀態中的他開始醒悟了。從“鬼”的生活到“人”的新生,四十年的經歷給這位末代帝王帶來了太多。曾幾何時,他還是那個少年,在宮廷里騎著自行車,那時的他,或許是快樂而自由的。
            生為帝王,溥儀不僅受封建思想的教育,同時也接受著西方洋文化的熏陶,在這雙重文化的影響下,勢必要生出一股矛盾的思想來。這也與他日后極端而又錯誤的決定息息相關。周恩來曾說“你當皇帝的時候才兩三歲,那時的事不能讓你負責。但在偽滿時代,你是要負責的。”前兩次的帝位不能做主,多的是懵懂與無奈。但與日本帝國主義勾結,企圖實現復辟,讓無數百姓生靈涂炭,卻是他一生無法贖清的罪孽。說他可憐也好,說他無奈也罷,卻也因為放縱而犯下不可饒恕的罪惡。
            從一位末代皇帝的前半生經歷中,探索一個舊時代的瓦解與新時代的更迭,洞見這個帝王的悲哀、無奈、掙扎與錯誤,汲取其精華與分析其糟粕。溥儀身為帝王,卻在丟棄這個身份后重獲新生。半生帝王,半生悲哀。
                 □往往

          上一篇:熊亮新作《游俠小木客》來了 首提“文學繪本”概念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