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plvd"><nobr id="hplvd"><menuitem id="hplvd"></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hplvd"><nobr id="hplvd"><meter id="hplvd"></meter></nobr></form>
          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第十屆茅盾文學獎8月16日揭曉,梁曉聲《人世間》、徐懷中《牽風記》、徐則臣《北上》、陳彥《主角》、李洱《應物兄》獲獎。就在出版社紛紛做出加印決定、書店紛紛布置茅獎獲獎作品展臺的時候,獲獎作家們卻表現淡定。第十屆茅盾文學獎評獎委員會副主任李敬澤說,本屆評選歷經6輪投票,這5部作品是從234部候選作品中產生的。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將于10月中旬在北京頒獎。
            ■梁曉聲
            很喜歡《清明上河圖》式的作品
            “又是這個獎的事兒,媽呀!”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作家梁曉聲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盡管梁曉聲知道自己寫《人世間》很認真,但對于獲獎,他還是很意外。
            梁曉聲醞釀、構思《人世間》是在2010年。那一年,他剛過60歲。他說,要寫一部有年代感的作品,寫這幾十年中國老百姓的生活到底發生了什么變化,中國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梁曉聲寫作的歷程中,相當長時間在寫知青題材,其作品《雪城》還被拍成電視劇并廣受關注。從那時起,他也有了為知青代言的愿望。
            《人世間》承續了梁曉聲為知青代言的使命,并有了全新延展。梁曉聲說,與當年下鄉知青相比,留在城市里的弟弟、妹妹,對城市的變化,比他們的哥哥、姐姐有更多的感受,但這類人物卻是文學作品常常忽略的一個群體。他說,他不僅寫了這群人,也寫到了那些有獨立思想的知青形象,還寫了上世紀80年代初有反思精神和與時間賽跑精神的干部,“回過頭來看,他們都有可敬可愛之處。”梁曉聲說,他個人更喜歡時間跨度長、有類似《清明上河圖》式感覺的作品。
            《人世間》歷時8年完成,很多人并不知道,120萬字的《人世間》是梁曉聲用鋼筆一筆一劃寫在稿紙上的。他說,如今他只能用鉛筆寫字了,歲月如梭。
                 ■徐則臣
               《北上》得獎了,還要寫《南下》
            作家徐則臣是在上海書展上得知自己獲獎的,當時他正在現場做活動,一位熱情的讀者跑上臺向他表示祝賀。
            對徐則臣來說,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他說還沒太回過神來。這一天,平常也不平常,徐則臣要參加兩場活動,還帶著《人民文學》雜志校樣要看,并遭受著感冒頭疼之擾。他說,所有的一切都是生活的一部分,獲獎不會改變這些,該干嘛就干嘛。
            在徐則臣看來,獲獎總是有一定偶然性,寫作是孤獨的,但能得到專家、讀者的呼應,就是幸福的。“無論這種肯定來不來,肯定要寫下去。”徐則臣至今寫作已22年,不算短,因為喜歡寫作,所以還會寫下去。
            談及寫作計劃,徐則臣表示,《北上》有不少好玩的事兒,關于歷史、現實、藝術的問題都可以展開,因此他想寫非虛構散文集《南下》。
            ■陳彥
            正在吃扯面時,得知自己獲獎
            “陜西人愛吃面嘛!”聽聞自己獲獎時,作家陳彥正在西安家中吃扯面,這是他78歲母親的杰作,是他一輩子的最愛,那一刻,陳彥的幸福從遠方傳遞了過來。
            陳彥此番因《主角》獲獎,該作以秦腔演員憶秦娥幾十年的人生起伏為敘事線索,不僅為當代文學人物畫廊奉獻了一位血肉豐滿、性格鮮明的名伶形象,更是將個人命運與新中國半個世紀的歷史水乳交融,特別是轉型時期文化的改革之路在小說中得到了深刻表現。
            陳彥去年剛剛調進北京,此次回西安是休假,“北京扯面不行,至今我還沒找到好吃的扯面。”陳彥說,北京看戲也不如西安方便,下午5點鐘出門,夜里12點才能回家,不像西安看戲提前20分鐘出門就行。
            陳彥是戀舊的,他曾是編劇,也是文藝院團團長,是改革開放40年的親歷者、見證者。他說,自己心中有很多想表達的東西。2013年他從文藝院團出來后,更有了“橫看成嶺側成峰”的感覺,于是花費兩年時間寫成《主角》。“我調動了一生的生活積累,還有大量中外文學經典閱讀的積累。”陳彥深有感觸地說,要感謝生活,感謝二十幾年在文藝團體里摸爬滾打過的瑣碎日子,“縱然寫作有千萬條的道理,我覺得最重要的道理就是永遠要寫自己最熟悉的部分。”
            ■李洱
            感謝對《應物兄》現實品格的鼓勵
            聽聞自己獲獎,李洱表現淡定,“看到消息,可以想到評委們在眾多好作品中,做出了怎樣艱難取舍。我想,評委們對《應物兄》的現實品格表示了鼓勵,對艱苦的文學探索表達了信心。我充分尊重評委們的勞動。”
            《應物兄》是一部85萬字、花費作家13年時間創作而成的書。據李洱說,小說原始版本為200萬字,13年來光是電腦就用壞了3臺,“我寫完心境非常蒼涼,提筆時30多歲,完稿時成了年近五旬、兩鬢斑白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應物兄》以儒學家應物兄為軸心人物,上下勾連、左右觸及所有的相關者,記述了70多位鮮明生動的當代人,是一部百科全書式的小說。
            評委點評
            檢驗作品是否經典 獲獎不是唯一指標
            評獎結果宣布的時候,我和一位同行說起,這大概是茅盾文學獎歷史上第一次“四代同堂”,徐懷中先生1929年出生,梁曉聲老師1949年出生,陳彥和李洱老師是60后,徐則臣則出生于1978年,我們很感慨。當然,這的確也是當代文學創作現狀的真實寫照。
            作為70后批評家,我非常開心《北上》獲獎,它很有標志性意義,代表了青年一代已經成為中國文學的中堅力量。當然,除徐則臣《北上》、葛亮《北鳶》外,付秀瑩《陌上》、李宏偉《國王與抒情詩》、石一楓《借命而生》也都得到了評委的普遍贊揚。與前輩作家相比,這些青年作家們的長篇不僅飽含豐沛的生命能量以及對現實與歷史的深度思考,同時也有著對新的長篇小說創作可能性的有力探索。或者說,與4年前相比,青年一代的長篇創作有了飛躍式上升。
            這些天做評委,還有兩個感受:一,寫得好才是寫作者最大的尊嚴和榮耀;二,盡管獲獎是件好事,但檢驗一部作品是否經典不僅以是否獲獎為指標。因此,我祝福那些獲獎作家們,但也特別想向那些與獎項擦肩而過的同行們表達最真摯的敬意。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第十屆茅盾文學獎評委張莉 
                

          上一篇:鄉鎮風俗與官場生態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