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plvd"><nobr id="hplvd"><menuitem id="hplvd"></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hplvd"><nobr id="hplvd"><meter id="hplvd"></meter></nobr></form>
          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隋海濤
             
               林場情結永久地存在我的腦海里,恰如我的出生地——甘河林業局庫西林場,它就像是一棵有年輪的樹,在我的心里扎根,融入血脈,永不老去。每次踏上回庫西的路,腦海里總是會閃現出很多回憶。
               先說說這里的人吧。庫西林場最繁盛的時候是60年代,曾有四百余戶人家,人口達1600余人,這里是以木材生產為基礎建立的一個林場,天南地北的人都有,兒時記憶中大多數長輩都操著不同的方言,有河北的、四川的、山東的等等,多數方言我們都聽不懂。父輩們最早來庫西林場是1958年,進駐林場首先是男人,蓋板夾泥房子、建工隊、簡易路,以伐木為生,漸漸穩定下來后再把農村的愛人和孩子接過來,多數是在林場生育子女。這里無論男人女人都很勤勞、耐得住清苦,養成了樸實厚重和熱情的生活風氣,那時候日子很苦,家家戶戶都不富裕,人們生存的理念很簡單,就是靠山吃山、男人們伐木為生,女人們操持家務,撫養子女,日子過得波瀾不驚。
               庫西林場海拔較高,相對別的林場都要高,所以氣溫比別的林場都低個五六攝氏度,比如別的林場種的菜已經長到一尺高,這里的菜才“小荷才露尖尖角”。在這里生活過的人不會忘記“河西”、“牛棚后”,這些地理位置的名字起得很有意思,總是把方位放到后面,也非常容易讓人記住。“河西”穿過林場,蜿蜒曲折向南流去,也為林場人生活用水、灌溉田地提供了便利。媽媽經常帶著我去河西去洗衣物,不用帶搓衣板,人們都選擇大石頭當搓衣板,說起來很有趣,可家家戶戶就是這樣,林場人已經習慣了隨遇而安的生活,就在這四季輪回里,林場人日出伐木,日落而息,靜靜地守住了歲月靜好。
               林場的小路是最美的,有著鄉野氣息的味道,60年代林場人家一日三餐極為簡單,吃的是粗糧,憑票到糧店去取,人們稱糧店叫“商量店”,大概意思是依據家中有幾口人取多少糧,這“商量”倆字就帶著憐憫之情,帶著濃濃的人情味。林場人家家家戶戶子女多,粗糧不夠吃了,就吃干野菜、土豆等。70、80年代人們的日子稍有改善,但是細糧還是少的,有點細糧都可著孩子吃。90年代林場人生活有了很大改善,但局限于交通閉塞,多數人都下山買些新鮮蔬菜和肉類,很多小商小販開著三輪車從山下拉些日用品到林場販賣,往往車一到就被搶購一空。林場,也是鄰里守望互助的溫情。林場是艱辛的,但勞作的辛苦、物質的貧瘠,掩蓋不住林場人們內心原始的善良和純樸,在這里家家戶戶夜不閉戶,路不拾遺,誰家有個紅白事都會去幫忙。晚間沒有電,誰家要是燒了什么好菜,主人們熱情招呼、再三勸食,客人們不醉不歸、贊賞相謝,收獲滿滿的歡樂。最有意思的是男人們在酒桌上講伐木和跑山的故事,一講就能講到半夜,我小的時候就是在父親的酒桌下長大的,這樣的故事每天都會發生很多,不做作、不張揚,如呼吸般自然。
               如今,庫西林場已不復存在,2009年,甘河林業局實施深遠山搬遷,房屋大多數都推掉了,還自然一片安寧,但每次站在這塊無比熟悉的土地上,作為庫西林場人,心里卻有一種陌生感、缺失感。是的,再也找不到過去那種熟悉的味道、那種熟悉的感覺。
               未來不知道還能不能和故人相聚,再重溫一下林場帶給我們的迷醉,相信這種感覺就像一壇老酒,悠遠綿長,讓人如癡如醉。 

          上一篇:蒲公英之贊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