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plvd"><nobr id="hplvd"><menuitem id="hplvd"></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hplvd"><nobr id="hplvd"><meter id="hplvd"></meter></nobr></form>
          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何康紅


                父親干了一輩子汽車修理工,修理過運材車、運貨車、四輪車、農用機械等各類車,不計其數。但是,陪伴父親一輩子的交通工具卻是一輛自行車。
                打我記事起,父親就騎著那臺大梁的自行車。自行車的內外帶、車輻條等易損件不知換了多少茬,但車把和大梁卻像耿直、淳樸的父親一樣秉性不移,支撐起車輪碾過的日子,一直陪伴父親走過最后的時光。
                我小時候,父親的單位離家有十幾公里,每周父親都是騎著它回家。后來,父親調到了我們生活的林場,除了每天上下班,他還騎著它上班、下地,用自行車馱柴、馱家人,馱回家里大大小小的吃食用料,沒有這輛自行車,干什么都會舍手,到哪都會不方便。一輛自行車為我們家立下了汗馬功勞,給物資匱乏的年代增加了豐盈的感受,給父親的老年生活增添了生活的滋味和滿滿的獲得感。
                自行車是那個年代每個家庭最快的交通工具。我印象最深的是小時候放暑假,有時坐在他自行車的大梁上,一起從十幾里地之外的姥姥家回家。十來歲的我,為了能夠坐上自行車到姥姥家或者回家,一路上不知忍了多少酸痛。父親怕我坐在后面掩著腳,就把衣服疊厚點兒放在大梁上,我則側著身坐在上面,一路上,在他的叮囑下,我使勁把著車把,屁股都不敢輕易地動一下,很怕一大意就從自行車上掉下來,所以到達目的地后,兩個腿酸疼麻木。父親也怕我太過勞累,每次馱著我的時候都加快速度騎車。坐在自行車上,我感到車子飛快,稍稍低頭,車輪下的石子簌簌地往后退,在地面上畫出了無數條直線,那真是一種無法形容的體驗,雖然很累,但很爽。上坡的時候,父親說:“你喊加油,我就能騎得更快!”于是我就一邊喊著加油加油加油,一邊使勁地推著自行車車把,好像這樣也能幫到父親似的。實際上這毫無用處,但父親卻很高興,笑語朗朗。我感覺騎著自行車的父親是天下最有力量的人,他的腿部像充了電的機械,不停上下交替,車輪則飛快旋轉。而下坡的時候,自行車自己就飛快地俯沖下來,我只要一動不動地享受微風從耳畔劃過的愜意就好了。
                有時候,父親會停下車,把我從自行車上抱下來,讓我跑幾步,活絡活絡腿腳,但我覺得這樣太慢了,沒跑幾步還是要坐在自行車上給他加油。
                這種暢快的體驗以及和父親共度的時光,讓我覺得比哥姐得到了父親更多的寵愛,心里充滿著被父愛包裹的幸福感。
                平常素日,每周都盼著父親從單位回家。父親有一個帆布兜,對我們有著無限的誘惑。回家的時候,帆布兜鼓鼓的,里面準有一些驚喜,有時候是一包核桃酥,有時候是一兩本畫本或者期刊,亦或是家里其他的用品。核桃酥讓我們唇齒留香,而畫本的誘惑力像魔法一樣吸引人。我們姐妹四人輪番看,我因為最小,識字不多,總是輪到最后。看到哥姐們興奮的樣子,我心里癢癢的,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等他們看完了,我急不可待地拿到寂靜處,一個字一個字地認真閱讀,充滿無限想象地觀看上面的配圖,想象著書本里描繪的大千世界。
                因為這些誘惑,每到周五或者周六,我就到公路上去,等待父親的身影出現在山村里那個標志物——大石砬子邊。如果看到有個黑點,從大石砬子那邊繞過來,心里便一陣狂喜,當那個小黑點越來越近,父親熟悉的身影出現的時候,我心里歡呼雀躍,一路注視追隨著父親進家。如果這一周父親工作忙沒有回家,這一周,我就會過得十分漫長。
                父親退休后,自行車更成了他離不開的伴侶。父親騎著它到幾公里外的河套邊砍柳條編筐,一砍就是一大捆,用自行車馱回來。大的、小的,自家用的,鄰里用的,一年要編十余個筐或笸籮。冬天的時候,父親騎著自行車到附近的河道,撿河水沖下來的別人瞧不上眼的河柳或者岸邊倒木回來當燒柴。他把小鋸別在自行車后座上,帶上一根長繩,然后沿著河道邊的公路一直往前騎,遇到合適的河柳截成一米左右的木段,夠一大捆后馱回來。這幾乎成了他冬天里每天的“必修課”,每天馱一趟,這一天的大事兒就算完畢,然后他就坐在那把專屬的椅子上看電視,喝茶水,品味實實在在的生活。其他截絆子、劈柈子、碼絆子就都是母親的事了。
                侄子出生后,父母的生活增添了不少內容,父親的自行車又有了新用途。這個調皮的小家伙,每天都不睡午覺,父親就把他馱在自行車的大梁上出去溜一圈兒,當然,此時的大梁車已經多了一個兒童坐的類似小圓凳的木板,固定在自行車梁上。侄子坐在上面,一會兒就困得趴在車把上睡著了,父親則慢慢地騎回家,輕輕地把他放到炕上……
                隨著生活條件的好轉,我們幾個分別成家,50多歲的父親才舍得買一臺輕騎摩托,騎上摩托車的父親,可以走更遠的路,可以更省力和快捷,可以干很多事,但父親仍然沒有忘記那臺自行車,很多時候,他還是會把那輛自行車推出家門。或許,那輛自行車已經成為他的老朋友,出門,不一定去做什么大事,只是一起去散散步、敘敘舊。 

          上一篇:握住美麗的親情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