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plvd"><nobr id="hplvd"><menuitem id="hplvd"></menuitem></nobr></address>

          <form id="hplvd"><nobr id="hplvd"><meter id="hplvd"></meter></nobr></form>
          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在我的腦海深處,珍藏著這樣一幅美麗的畫卷:村北大洼白花花的鹽堿地里,長滿茂密的蘆葦。每到秋風瑟瑟、樹葉飄零的季節,藍天白云下,成片的蘆葦隨風起舞,輕盈的蘆花如雪白的浪花,掀起陣陣波浪,荒蠻的鹽堿大洼,蕩漾著詩意的律動;三兩個懵懂的少年,倒騎在牛背上,吹響自制的短笛;時而有雁行自北向南飛過,留下一串呱呱的啼鳴……
            我少時的青澀時光,便隨軸卷在這絕美的畫里。印象中,那時的天空,似乎比現在清明而曠遠。立秋之后,陽光忽然變得悠遠起來。大洼里浩浩蕩蕩的蘆葦,頂上紛紛吐出毛絨絨的穗,大洼到了最美的季。
            蘆花初放,微微的綠,輕輕的褐,淡淡的黃,如剛剛出殼的小鳥,惹人憐愛不已。漸漸地,蘆花變成褚紅,再變成褐白,成熟為灰白,隨風飄揚。此時的蘆花,攜著些春的激情,帶著些夏的熾烈,在秋日的艷陽下,被微風緩緩吹開了柔情。她娜娜裊裊,姿態輕盈,千嬌百媚,風情萬種,出落為楚楚動人的蒹葭伊人。
            蘆花之美帶著質樸。她既沒有嬌艷的色彩,也沒有嫵媚的姿容;既沒有熱烈的爛漫,也沒有高貴的奢華; 但她出塵世而不染,迎蕭瑟展芳容。她的花語是“純潔”!蘆花,默默不語,輕輕地飛、漫漫地舞,用她的純潔質樸裝點著世界,渲染了秋色。
            蘆花之美飽含柔情。飄飛的蘆花,輕如鴻羽,柔若無骨,潔白無瑕,透出一股柔軟圣潔的光。捧一把蘆花,偎在臉上,那一縷溫柔,似初戀情人的纖纖細手,柔柔的、軟軟的,讓人心里發癢。藍天白云下,在輕搖起伏的蘆葦上,成片成片飛舞的蘆花,如同一群群白蝶,長空漫舞,如同九天仙女撒落的花瓣,與白云相接,為大地罩上一層天然潔白的紗幔,讓人感受到一種朦朧之美。
            蘆花之美充滿詩意。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兼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在古老的《詩經》里,蘆花是曼妙的伊人;“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今逢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在征人的心里,蘆花是淡淡的鄉愁;“釣罷歸來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縱然一夜風吹去,只在蘆花淺水邊。”在閑人雅士的眼里,蘆花是浪漫的情懷。“蘆花白,蘆花美,花絮滿天飛。千絲萬縷意綿綿,路上彩云追。追過山,追過水,花飛為了誰?大雁成行人雙對,相思花為媒。情和愛,花為媒,千里萬里夢相隨。莫忘故鄉秋光好,早戴紅花報春暉……”在優美的歌聲里,蘆花是舞動的旋律!
            在歲月的長河中,蘆花是一曲流觴,撩撥著一代又一代文人的情愫,盡情地將吟詠的音符嵌入時光; 在故園的秋色中,蘆花是一道曼妙的風景,把蕭瑟演繹成豐收的舞曲; 而在我的鄉愁中,蘆花則是夢里的童年,是人生剪輯過的光影,是故園深處的美好過往。故園的蘆花,如一盅沉年美酒,醉了清秋,也醉了我的記憶……
                 □劉明禮

          上一篇:古人詠柳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海11选5上海11选5app